Menu Close

1949年:一破烂老汉徐梦秋求见,刘伯承亲见后大怒捉拿

1949年6月,刘伯承在南京任二野司令员兼南京市军管会主任。

这天,突然有一位衣衫褴褛的老汉找到刘伯承的二野司令部,自称自己是刘伯承的老战友,想要见刘伯承一面。

刘伯承一听是老战友来访,欣然与之见面,却一见到此人却雷霆大怒,并且直接下令让人将老汉给活捉了,令人十分吃惊。

那么,此人究竟是谁?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一 “红色历史学家”的早年

此人名叫徐梦秋,安徽寿县人,本是一位老革命。

1923年11月,徐梦秋和刘剑华(即刘华)等经中共上海地委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第二年,他在安庆组建了中共安庆支部。当时,徐梦秋是国共两党联合创立的上海大学的学生(于右任为校长,邓中夏为教务长,瞿秋白为社会科学系主任)。

在上海大学里,徐梦秋受到瞿秋白、蔡和森、张太雷、恽代英等的教诲。又广泛接触马列主义书籍,为他后来成为一位“红色历史学家”奠定了基础。

蒋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徐梦秋因隐藏于法租界,并得到王亚樵的保护而幸免于难。以后,他与党组织一度失去联系。

为谋生计,他化名“孟明”,在商务印书馆做校对员、编辑。期间写作、出版过几本通俗书籍。如大孚公司出版的《朱元璋评传》、《南明哀史》,广益书局出版的《中国抗倭史》、《戚继光》等。

后来,徐梦秋被党组织派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_118108588_119947.jpg

徐梦秋(前左五)等在兰州八路军办事处

二 红军岁月意气风发

1930年,徐梦秋学成回国,并秘密潜入江西苏区。

此后,他曾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秘书长、红一方面军政治部主任、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军委抚恤委员会委员等。

1933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大学成立,校址设在江西瑞金大埠乡,当时校长兼政治委员是何长工,徐梦秋则任代理政治委员,并曾任政治部主任。

这所红军大学当时有100多名学员,分为高级班和上级班。

高级班的学员大多是团以上干部,有蔡会文、龚楚、邓华等;上级班的学员则主要是营以上干部,如韦国清、张爱萍等。

苏振华、刘震、李志民、刘亚楼等红军高级将领也曾听过徐梦秋的课。

当时“红大”开设的军事训练课,主要内容是学习苏军的战斗条令和野战条令,政治课则主要学习列宁主义和政治工作方面的材料,讲授者主要就是徐梦秋。

徐梦秋是留学苏联的才子,也是苏区一位著名的笔杆子,1933年12月12日的《红色中华》,就曾以显著的位置刊登了他写的一篇长篇特写《热烈的祝捷大会》。

他在文章中称:“此次胜利……是粉碎敌人五次’围剿’的胜利开端!”

显然,当时的徐梦秋是与李德等持相同观点的,也就是说,他是“国际派”的一大将。

徐梦秋还曾担任过苏区中央政府教育委员会的副主任。据说“他工作勤奋,有些魄力,能放得开,讲求效率”。

而毛泽东更是在征战闲暇与之时有接触,“谈论时政、历史,每每谈到深夜”。

博古(秦邦宪)、洛甫(张闻天)、陆定一等红军领导人也与之有密切的交往。

三 长征路上失去双腿

长征中,徐梦秋经历了其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身体和心理都发生了变化。

在过雪山时,徐梦秋被冻坏了双腿。后来到了延安,由马海德大夫主刀,锯掉了他的双腿。

这在参加长征的领导同志中,特别是文职领导同志中,还是唯一的一位。

因此,毛泽东、周恩来等都对他格外照顾,后来还因此安排他去苏联疗伤。

也是在1936年11月,由丁玲、徐梦秋、成仿吾、李伯钊、伍修权、徐特立、李克农、陆定一等34人在保安发起成立了”中国文艺协会”。这是红军到达陕北后成立的第一个文艺团体。

此后,徐梦秋还与丁玲等一道创办了中共中央机关报《红色中华》的文艺副刊。

在陕北期间,徐梦秋除经常被人抬到陕北公学和抗日军政大学去授课外,还经常在延安的报刊上发表有关文史方面的文章。

当时组织上对他很照顾,不仅为他安排了较好的窑洞,还为他配备了一名勤务员。

陕北物资供应十分紧张的时期,徐梦秋却享受着较高的待遇,即每月一斤猪肉、半斤鸡  蛋、两斤黄豆,还获准开了小灶,中央卫生部的医生也定期为其检查身体。

李克农、康生、罗瑞卿、徐特立等高级干部的生活待遇也不过如此,甚至还略差点。

毛泽东还多次邀徐梦秋、成仿吾上他的住所谈论历史、时政,留他们吃饭,每每谈至深夜。

从那时起,徐梦秋就有了“红色历史学家”的称号。对此,他是甚感荣耀的。

在延安,他还接受过外国记者的采访,因此留下一篇珍贵的《自述》,其中回顾了自己参加革命的历程。这在当时实属难得。

000.jpg

四 背叛革命成为军统组长

然而,就在人们对徐梦秋寄予更大的期望时,赴苏疗伤的徐梦秋却在滞留新疆时背叛了革命!

徐梦秋赴苏疗伤路经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时,忽然听到传闻:苏联正在进行”肃反”,不少中国同志也遭到迫害,遂一度打消了去苏联医腿的念头,留在了新疆。

以后便化名“孟一鸣”,与陈潭秋、毛泽民等一同在新疆开展工作。直至1941年4月,徐梦秋才终于决定去苏联安装假肢。

但到了苏联后,又因双腿伤残过于严重,遂拟往德国准备安装假肢。不料行至苏联边界时,苏德战争爆发。

1941年冬天,徐梦秋夫妇只好经哈萨克斯坦回国,以后便滞留在迪化。

新疆当时是盛世才统治的地区。早在1937年4月,陈云和滕代远曾作为中共派驻新疆的代表,赴 新疆与盛世才接洽,接应西路军入疆;此后,邓发、陈潭秋等相继作为中共代表,到新疆与盛世才开展统一战线工作。

也即从1937年起,毛泽民(化名周彬)、林为梁(化名林基路)、徐梦秋(化名孟一鸣)、汪小川(化名汪哮春)等从苏联返回途经新疆的干部,以及经中共中央选派到新疆工作的干部共100多人相继留在迪化,担任了盛世才新疆政府的官员。

其中徐梦秋担任过教育厅厅长,毛泽民担任过财政厅副厅长、代理厅长和民政厅厅长等职务。

众多共产党人的到来,在新疆建立起了民族统一战线,掀起了抗日浪潮和新文化运动。

当时,茅盾、杜重远、萨空了、赵丹等也曾赴新疆讲学、办报、演出,而当时新疆的最高学府新疆学院,也先后由俞秀松、徐梦秋、杜重远担任院长。

在新疆工作期间,徐梦秋曾给陕北的毛泽东写信,汇报新疆的教育状况:“到1938年初,全疆只有一个最高的学校——新疆学院。

现有经济系、教育系、语文部、高中部,学生只有百余人。因为课程不系统,无中心,学生质量简直不如口内各地的高中……各区教育局是学校直接领导者,但现在六个局长都只知道拿薪水,对下级学习。

除了照转公文外,不起任何领导作用……这里简直是一片沙漠,一切新的书报都不易见到,就连教科书都没有。

旧的东西,是极盛的流行着。希望指定人代收集陕公等学校的讲义、参考书以及剧本、歌本交人带来,这是非常迫切和必要的。”

毛泽东接到信后极为重视,立即指示中央有关部门紧急调运陕北公学的讲义、教科书,加上延安解放日报社、中央图书室等机关捐献的书刊,派人搭车尽快送往新疆,以支持徐梦秋他们开展工作。

00a - Copy.jpg

然而,当反法西斯战争进入艰难阶段后,中国国内也发生了皖南事变。

在此背景下,蒋介石派夫人宋美龄飞抵新疆,授意盛世才“肃清新疆共党”。随之,盛世才在新疆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140多人全部逮捕,关入监狱。

期间,盛世才捏造了所谓中共“在陈潭秋、毛泽民的策划指挥下,由李一欧几次召开秘密会议,与徐梦秋等共同讨论决定,为了推翻政府,建立新的新疆政府,定于民国三十二年4月12日在群众大会上刺杀盛世才等军政要员”的“共产党四一二阴谋暴动案”,对被捕入狱的共产党人施行高压和酷刑。

不久,徐梦秋和潘同(化名潘柏南)、刘希平(化名刘西屏)三人叛变。

徐梦秋叛变后,先是被盛世才关押多年,直到盛世才1944年被调离新疆、国民党政府接收新疆省政权时,才在清理监狱时将之接收过来。

因“身价”不同,国民党令他在特务组织“军统”中任职,即所谓少将军衔的特研组组长(一说是国民党西北行营“军统”政研室主任),后为国民党保密局技术研究组的特研组组长。

据原国民党中将文强的回忆:这个所谓特研组是“军统”收容和控制中共叛徒的一个机构,又名特情组。

1947年秋,国民党保密局在北平破获了中共潜伏活动的要案,在西安潜伏多年的赵耀斌被捕。经查此人是中共要员,押解南京后就叛投国民党。

保密局认为赵耀斌系资深人士,遂任命其为特研组少将组长。也就是说,徐梦秋这个组长的职位,没当几年就被赵耀斌夺了过去,被迫转任副组长一职。

0ad2f0bcbbaf67bd94d0f8d7f31bd848.gif

1937年秋,周扬(左二)、徐梦秋(右四、右下小图)、林伯渠(右三)等人在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合影

再后来,徐梦秋在国民党溃逃时因行动不便而被“军统”抛弃。徐梦秋走投无路,于1949年6月赴南京投案自首。

他选择去面见刘伯承,也是因为原来与刘伯承关系好,希望刘伯承给个机会。

可是,于公而言,他是红军叛徒,于私而言,他导致陈潭秋、毛泽民等老革命遭到杀害,刘伯承决不会原谅他。

刘伯承将他当场活捉,旋被南京市人民政府政法机关依法关押于老虎桥监狱,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就这样,这位“红色历史学家”,在新中国的监狱中渡过了他最后27年的时光。

在那27年的漫长光景中,他一定回忆过当年的显赫,想起过当年的光荣,对人生心灰意冷。

Posted in 共产党党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