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公私再合营 – 习近平暗黑时代将有多少企业家跳楼? 陈毅的空降部队有数千资本家跳楼身亡, 陈毅临终求死不能,岂非报应乎?

中共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列明要对民营企业进行统战,对象更包括在内地投资的港澳工商界人士。

据新华社报道,这是自1978年以来中共下发的首份民营经济统战文件。显然,中共发出了明确信号,要强力控制民企,挥刀”收割”。至于中共是否惧怕民营企业家远离党控制?

美国克林信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徐家健向《苹果》分析,习近平推行”公私合营2.0″的初心不一定要向民企”吸水”,反而是要以社会主义模式由国企全面监控私企,奉行”计划经济”,才一早预告”国进民退”,而”所有养大咗嘅(民营)企业都会受到党控制,企业负责人只要同党密切,国家先会有信心!”

9月16日,中共召开全国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传达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把民营经济人士团结在党的周围”的意见,中共统战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汪洋在讲话中进一步透露了党的意图和心态。

踏入”习权时代”,北京当局近年再次提到”混合所有制”,是指通过现代”股份制”这种形式,把公有和非公有这两种不同的所有制形式联结起来。至于公私营企业如何联系起来呢?《意见》要求中国的民企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鼓励民企参与”混合所有制”,接受统战,积极投身重大战略,包括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等。同时,各级党校和行政学院,要加强对民营经济人士的党员教育培训,把及格的人吸收成为党员。目标是要打造一支”关键时刻靠得住、用得上的民营经济人士骨干队伍”。

浙江台州就成为基层党建的”样板地”,要求深入居民社区、道路街巷、产业园区、商务楼宇,在社区”大党委”吸纳基层党组织,在今年年底前在社区全覆盖”党支部”,形成”时时见党建,处处有党组织”的浓厚氛围。

经济学者:逼退活力私企

经济学者徐家健相信,这个年代应该不会重现当年50年代的跳楼潮,因为当时企业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话提早退休都唔使跳楼啦,(企业家)会有方法会令自己嘅处境好啲”,不会走上绝路。他指,内地这班企业家已有心理准备”公私合营2.0″又再重现,可能会出现有活力的私企慢慢被逼退,对经济直接影响不会太大,反而初创企业家会有所顾虑,”一系输身家,一系变咗(公私)合营就好唔抵,会窒碍咗创业同创新(发展)。”

他以经济角度分析指,没有一个地方纯粹走资本主义,或纯粹走社会主义,只是在光谱中偏向哪一边,以香港为例,也有企业和银行受到政府监管。至于内地要统战民企,他推断领导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推行资本主义已经到顶了,初心仍然相信社会主义较为优越,所以在国家操控下经济会向好,”但以往的经验梗系唔系啦,仲有好多企业可以开放多啲,市场多啲竞争,会有更大嘅活力。”徐家健以电讯企业华为为例,公私一旦合营后,外国政府会认为中共干涉企业运作,美国就要求中国企业申报董事局成员有否共产党员,当涉及政治考虑,就有机会损害到企业的赚钱能力,还可能会被认为要完成”政治任务”。

50年代数千资本家跳楼亡

“公私合营”大改造是指上世纪50年代,中共对中国民营工商业,包括私营买卖的个体劳动者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中共未经任何合法手续,仅凭几份文件,便以”赎买”之名”消灭”了整个民族资产阶级,导致许多传统企业和品牌被埋葬。据不完全统计,1952年中共发动”五反运动”,以5种罪行为名清算数以千计的上海资本家,民众冲入企业办公室要求查账,资本家在威逼下只能招认所有”罪状”。在上海,短短4个月裏就有876名资本家跳楼身亡。当时被誉为”煤炭大王”、”火柴大王”的上海企业家刘鸿生,名下所有企业改组为公私合营,毕生努力也化为”国有” 。时任上海市长陈毅曾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的就是那一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了。

毛泽东时代的公私合营,实际就是共产党霸占私营企业家的财产,然后每年给原本的私营资本家5%的定息分红,而且期限只有50年,无论企业经营状况如何,只有这5%。到了1966年9月,中共就下发文件,不再支付定息,公私合营的企业一夜之间变成社会主义的公家财产,当中也没有合理的立法程序。后来,改革开放后,民间资本家又再抬头,只是来自于中共对中国经济的”松绑”,这个时期,”公私合营”这种极左运动下的产物,似乎离民众越来越远。

陈毅一年之内逼死几千个民营企业家,戏称他们为“空降部队” – 陈毅最后求死不能,岂非报应乎?

一 九五二年三月下旬,上海市举行了规模空前的“五反”动员大会,会场设在天蟾舞台,广播电台转播了大会实况,各商店、临街 的住户把收音机置于窗口收听。

 陈毅临终求死不能,岂非报应乎?
陈毅临终求死不能,岂非报应乎?
陈毅在病榻之上

陈毅市长作动员报告时,会场内肃静无声,会场外连马路上的行人都驻足倾听。上海的资本家都感觉到一股寒气由四面八方袭来,都 感受到新政权强大的震慑力。

“五反”并不是一场单纯的经济运动,而是新政权对资产阶级展开的一场殊死的政治斗争。我家一位邻居的亲戚是上海某大纱厂“五反”工作队的队长,他多次向我们讲述了上海“五反”运动中许多鲜为人知的残酷景象。

上海市政府抽调国家干部和工人、职员中积极分子,组成一千多个“五反”工作队,经短期培训后,进驻私营工厂、商店。工作队进驻后,进行调查情况,搜集材料,对私营工商业户分类排队,确定重点。

毛泽东
毛泽东

运 动一开始,工作队发动工人、职员,对资本家进行揭发,控诉不法资本家的罪行。上海沪江纱厂的老工人秦妈妈,这样控诉总经理徐义德:“我们工人劳动 一个月,只拿那么一点点工佃(钱),住的是草棚棚,穿的是破布衣,饥一顿饱一顿。可是徐义德这个资本家呢?住的是花园洋房,吃的是山珍海味,自己不劳动, 还整天动脑筋剥削我们。资本家和工人,到底啥人养活啥人!”在工作队的启发下,几乎所有的工人都认为,资产阶级是一帮专吸工人血汗的剥削者、寄生虫。

经排查,上海有各类工商企业十六万户,列入“五反”运动的资方对象多达六十余万人,列为犯有“五毒”行为而被整治的工商户比例高达八成五以上。

“五反”运动期间宣布了“十大纪律”:私营工商企业的资方必须彻底坦白交代其“五毒”罪行,不得借故停工、停业、停薪、停伙,不得威胁工人、店员,不得借故抽逃资金、隐藏物资、烧毁账簿,搞攻守同盟。

工作队与职工代表一起,通过清查财务账目,查缴“五毒”证据;又成立了检举联络站,发动员工检举揭发资本家的罪行;在声势浩大的群众攻势下,大多数资本家不得不坦白交待了自己的“五毒”行为。同时,工作队也召集同行的资本家一起开会,让资本家互助互评、互相检举揭发。

对于有问题的人,还要采取隔离审查。有一位金城银行沪行经理,在金城大楼七楼穿着单薄的衣衫裤,在初春的严寒日子里,被审问和拷打了五天五夜,也在地上跪了五天五夜,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运动进入到高潮,政府逮捕和法办了一批拒不坦白交代的资本家;当工作队采用抄家、吊打、连续审问等过激行动后,一些资本家吓破了胆,在工作队员面前全身发抖。很多人实在受不了凶残的斗争,在运动中走上绝路。

这一年的三、四月,上海出现了资本家喝硫酸、饮毒药、跳楼、投江、上吊等自杀高潮,也出现了资本家中风、发神经病的高潮。这是因为除了“五反”以外,还要催逼交纳一九五一年度所得税,跑马厅七层楼公寓,有一对夫妇同时跳楼自杀,就是为着交不清欠税。所谓“反偷税漏税”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资本家倾家荡产也交不起“税”。

在那恐怖的几个月里,老百姓天天都在传说着上海资本家自杀身亡的消息。

南京路上的冠生园食品店,原是上海几十年的老店,老板冼冠生是爱国资本家,他因受不了“五反”运动的折磨,就从该店楼上跳下,毙命在南京路上。还 有一位绸缎庄老板,自知难逃法网,就在上海国际饭店享用了最后一餐,从二十四层的屋顶花园上跳了下来,以图一死了之;但是,当他跳下来时,不偏不倚,正好 跌落到一辆在等客的三轮车的软垫上,这位从天而降的胖子,其冲击力把三轮车夫弹了起来,撞上国际饭店大理石墙面,立时脑袋开花,一命呜呼;而这位要自杀的 老板却并没有死掉。据说当时上海高楼两侧无人敢行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来的人压死。

面对如此情景,上海市长陈毅有一次在广播里不解地说:“我搞不懂,为什么许多资产阶级,愿意跳楼自杀而不肯坦白?!”当时,陈毅经常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今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

毛泽东恶魔有意使中国人贫穷,证据曝光
毛泽东恶魔有意使中国人贫穷,证据曝光

短短几个月,被逼自杀的上海资本家竟然多达好几千人,几个火葬场来不及烧化自杀者的尸体,整个上海滩一片恐慌。为防止自杀蔓延,政府采取了紧急措施:马路两侧的高楼顶上均派人站岗;在公园及僻静处,均派兵巡逻;黄浦江岸口偏僻之处,均有解放军防守,黄昏之后即不准行人走近江边。

仅仅用了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上海的“五反”运动就取得了全胜。十一月,人民政府在私营企业中分批建立了工人监督,并且开展了民主改革、生产改革和工时改革。

“五 反”运动中,全上海的资本家甚至包括一些小店主,几乎是人人过关,个个挨整。“五反”运动后,所有的资产阶级都被整得“灰溜溜、臭哄哄”,“有 钱人”、“私有财产”、“资本主义”,已成了罪恶的代名词,变得遭人唾弃。资本家不得不由反抗、惧怕转变为服从、认命,不得不由抵触、抵制转变为接受改 造,资本家的地位也变为低人一等,由此开始了其漫长而苦难的岁月,他们凄凉地说:“国家前途光芒万丈,个人前途暗淡无光”。中国民族资本主义从此一蹶不 振,走向了衰落。

网上评论:

1,一手遮天的做法和宣传可信吗?

其实有关“梅林食品公司的腐坏食品罐头陷害志愿军”是经不起推敲的。

梅林罐头享誉国际,老板怎会把坏食品装罐头去自毁长城?而且厂里有共产党领导的工会,工人监督生产,难道生产线上一道道工序做工的工人不会发现腐坏食品?

有关“王康年将带菌棉花旧纱布制作“急救包”用假药害志愿军伤病员”更是经不起推敲。

王康年经营的仅仅是一家普通药房,并不是药厂。所有药品都是从其他药厂进货而来,“大康药房”只做零售,自身并不具备“制假药”的能力。

应该明白的是:为何赵高“指鹿为马”时群臣没一个敢反对他的说法!

2,右派都平反了,这种一人一案的天大冤案也应该有个说法吧?

平反了文革反右时期的一些冤案,但地主资本家是不会平反的。因为那会威胁。。.的根基。再平反下去就没一样是正确的了。

 

陈毅求死不能 抢救医生对陈小鲁说了两句话

近日,有媒体披露陈毅死前,其子看父亲被疾病折磨太痛苦,曾想放弃抢救。但医生说了两句话:“你说了算吗?我们敢吗?”陈毅的“求死不能”与刘少奇、贺龙等人临死前“求生不得”的境遇大相径庭,凸显中共残酷的绞肉机本色,在中共那里,什么都可以政治化,死亡也不例外。

9月10日,大陆多家媒体都刊登南都周刊的一篇文章,标题是“陈毅之子曾因父亲痛苦想放弃临终抢救 医生答我敢吗?”文章称,1972年,陈毅临终时,全身插满了管子,医生不停地给他进行各种治疗,吸痰、清洗、不停地翻身,十分痛苦。

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很自然地问:“能不能不进行抢救?”他觉得对临终病人不进行各种无谓的抢救,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让垂危病人尽量无痛苦地死去也是一件符合自然规律人道的事。但医生说了两句话:“你说了算吗?我们敢吗?”

Posted in 冤假错案, 历史事件, 官场人生, 恶警酷吏, 普世价值, 治国无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