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蒙古属于中国领土,毛泽东被斯大林关禁闭后;周恩来到蒙古国签订蒙古独立协议并划定边界的

蒙古国--这个拥有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辽阔土地、世界最大的内陆国家的形成,对于今天大多数的国人来说,实在太陌生了。在中学的历史教科书中,在日常的新闻传媒中,你根本得不到一丝有关的信息,仿佛那里根本与我们无关。以至于很多朋友在跟我聊天谈到蒙古时,根本不知道蒙古的独立是本世纪初的事,也不知道他们的独立直到1949年才得到我国的承认。常有人从因特网上下来后象发现新似的对我说:“嗨,台湾的中华民国地图上怎么还包括蒙古?”

这个问题着实让我感到尴尬。我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一两句话说不清,说多了又难免把握不住立场。我只是奇怪,对于本世纪二十年代开始从中国的版图上分离出去、直到四十年代末才得到中国政府承认的这么一大块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的土地,在中国的近、现代史教科书中为什么只字不提?中国的土地丢掉了就彻底算了?连一丝印象都不能保留在人们的心中吗?照这样下去,那么将来如果台湾彻底丢掉了,再过四、五十年,我们的下一代也将对我们今天为国家的统一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和代价遗忘个一干二净。

儿皇帝毛泽东
儿皇帝毛泽东

为国家民族的前途计,为祖国的统一大业计,必须对中国的近、现代史加以充实。有关蒙古的事情也必须向国人讲清楚(还有大量其它的事情)。如果国家教委哪位领导看到此信,应当扪心自问,深深反省。现今蒙古国所在的那块土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国土。蒙古族,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

上溯到秦汉时代,自北匈奴被远驱欧洲,南匈奴降汉以来,阿尔泰山以东、贝加尔湖以南、额尔古纳河以西的大片地区就已经是中国的土地了。那时,蒙古这个民族还没有形成。

宽厚的中国皇帝充许各种不同的游牧民族继续在那里生息繁衍。那里也相继出现了很多兴盛一时的民族。如高车、鲜卑、柔然、突厥等。到了唐代,开始在那里置府设州,实行直接的有效管辖。

宋代时,北方游牧部落的一支开始兴盛起来。因部落名字的缘故他们被称做蒙古人。他们的发祥地也是在我国的东北境内。这个北方游牧的少数民族,在英雄的成吉思汗的率领下东征西战,战果显赫。他们夺取了大宋政权,建立了元朝。他们向中亚、西亚仍至欧洲进军,横扫高加索地区、里海、波罗的海沿岸,占领了大片土地,建立了前无古人的丰功伟绩。蒙古人从此为欧洲人所熟知,中国的这个少数民族开始获得世界声誉。

元朝的建立,为中国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和相互融合提供了丰厚的土壤。蒙古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开始更进一步与内地融合,并成为中华民族的重要成员。后来蒙古人失去天朝政权,但是明清以来,蒙古人做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从未与中国隔离开来。

蒙古的表面分离,只是本世纪初的事。

如果没有外来势力的干涉,没有贪婪的西方列强瓜分中国、建立各自势力范围的罪恶活动,那么蒙古永远不会分离出去,即使有短暂的分离也会重新统一。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已经证明: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合则是历史的主流。有史以来,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无论哪个政治势力,哪个民族势力,在他们得势的时候,无不把统一中国做为他们的最高政治目标。这,可以说是中华文化的一个显着特征。

西方列强的到来,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华民族的一统江山从此开始遭到破坏,我们祖先留下来的神圣国土开始惨遭瓜分、蚕食。在这里我不想谈及被沙俄吞并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想谈及中印边界问题、中缅边界问题、还有其它的边界问题。蒙古问题之多已经令我无法一一道来。

鸦片战争后,在西方列强的掠夺、打击之下,大清帝国日益衰落,气数已尽。1911年,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彻底推翻了腐败的清朝政府。中华民国的建立,标志着中国从此结束了封建统治时代。

然而在那样一个封建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中华民国,不可能有着强大的政治力量。中国不久就进入了混乱的军阀割据时代。蒙古的独立活动就是在这一时期开始的。

1911年,武昌起义获得成功,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国各省纷纷响应,宣布独立,摆脱清政府的统治。外蒙古同中国其它各省一样,在上层王公的带领下宣布独立。然而不同的是,北方那个处心积虑妄图瓜分中国的沙俄,经过多年的经营、分化、瓦解,已在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上完全操纵了外蒙古。当武昌起义后宣布独立的中国各省开始为重新统一、建立中华民国而开展各种政治活动的时候,外蒙古脱离了这一进程,开始宣布独立建国。事实上,外蒙古立即变成了沙俄的保护国。

中华民国的政权由孙中山转到袁世凯的手中后,开始了与沙俄的艰苦谈判。俗话说:弱国无外交。刚刚建国不久的中华民国国力之弱可想而知。但中国的外交官们做出了极大努力,终于迫使沙俄做出让步,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条件是在外蒙古实行“自治”。也就是说外蒙古在名义上仍属中国,实际上外蒙古的内政与外交还是掌握在沙俄的手中。不管怎样,在当时的情况下得到这种结果已实属不易。以卖国复辟著称于世的袁世凯总算没有丢掉外蒙古。

1918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沙俄政府被彻底推翻。这时的“自治蒙古”也就失去了主子。苏俄红军不断向西伯利亚挺进,使“自治蒙古”感到危胁日益临近,坐卧不安。于是他们开始与中国进行取消“自治蒙古”、重新回到中国怀抱的谈判,不过谈判进程缓慢而坚难。

1919年,主掌中国政局的段祺瑞政府派出得力干将徐树铮,率兵进入外蒙古,接替了当时正与外蒙古进行和平谈判的陈毅将军(当时和平谈判已近成功),立即用铁腕政策迫使外蒙古放弃自治,外蒙古重新彻底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但是,这种毫不留情的铁腕政策却使中国失去了外蒙古上层王公的人心,为蒙古后来的分离埋下了祸根。

转眼到了1920年,皖系军阀段祺瑞下台了,外蒙古也进入了混乱状态。被苏俄红军赶到外蒙古的沙俄恩琴白匪勾结外蒙古上层王公,向中国驻军发难。中国驻军寡不敌众,被迫撤离库伦(今乌兰巴托),一部分返回内地,一部分转移到买卖城,准备再战。

此时,十月革命的“春风”已经吹到了外蒙古大草原。贫苦牧民出身的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组建了蒙古的-蒙古人民党。1921年,蒙古人民党的军队在苏俄的大量武器装备援助下,开始向买卖城的中国军队进攻。中国军队因麻痹轻敌,不幸战败,被迫撤出买卖城。从此中国军队再没有进入外蒙古。

1921年3月19日,蒙古人民党领导的“蒙古临时人民政府”宣布成立了。这与在库伦的蒙古上层王公和恩琴匪帮形成了对立。由于实力相差悬殊,蒙古人民党决定邀请苏联红军入蒙参战。1921年5月,苏联红军进入外蒙古,在买卖城外打败了恩琴匪帮,挽救了危在旦昔的蒙古人民军。随即于7月占领了库伦。7月10日,蒙古上层王公与蒙古人民党共同组建了“蒙古人民革命政府”。

外蒙古宣布“独立”和建立“蒙古国”消息传到内地,一时间舆论大哗,国内各民间团体、民主党派纷纷发表宣言,反对蒙古王公贵族分裂祖国的倒行逆施,谴责苏俄对中国外蒙古的武装占领。

北京政府的实权人物曹锟和吴佩孚早就对外蒙古闹独立十分恼火。东北的张作霖也大骂俄国人,对外蒙古的“独立”异常愤慨。他一时冲动,竟准备发兵外蒙,以武力解决外蒙纠纷。然而,由于内战原因,张作霖害怕曹锟、吴佩孚借机出兵东北,不敢对外蒙贸然行事。而北京的曹、吴在北边要对付张作霖,南边要对付其它各省军阀,生怕出兵外蒙会丧失自己在北京政府中的实权,因此只有隔岸观火,无可奈何。作为一种外交形式,北京政府发布了一份措词严厉的声明,谴责外蒙古企图分裂中华民国的行径,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

然而自那时起,苏联红军就一直留在外蒙古。这期间,那些在苏俄控制下被剥夺了权力的蒙古上层王公开始醒悟,后悔反抗中国的行为,纷纷逃到中国要求发兵收回蒙古主权,赶走俄国人。但是苏联不断增加驻蒙军队规模,阻挠中国收回外蒙古主权的行动。内乱中的中国也一次次丧失了收回蒙古主权的机会。

(列宁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要把沙皇掠夺的亚洲土地还给亚洲人民,他还说,当中国革命取得成功后,蒙古将自然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但是列宁死后,斯大林完全背弃了列宁的诺言,他杀掉了曾经对列宁的讲话有过记载的一位国防部副部长,然后拒不承认列宁说过的话。从此在苏联再也听不到要归还蒙古的声音。苏联军队还一直赖在蒙古不走,直到1986年,在倡导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的领导下,苏联开始宣布从蒙古撤军,1992年苏联红军全部撤出蒙古。然而这时候蒙古的独立早已成为事实,并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承认。收回外蒙古主权已经不可能了。)

蒋介石民国政府1945年6月底派宋子文和蒋经国等去莫斯科与斯大林谈判,表示对外蒙独立无法接受。但斯大林坚持要求外蒙独立做为出兵的必要条件,同时继续要求苏共在东北的各项特权。这是一场非常艰苦缓慢的谈判,谈判拖而未决进入8月,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此时日本投降就是马上的事情,盟军其实已经不需要苏共出兵了。这时斯大林反而无法等待了,尽管中苏条约没有签订,他仍然在8月8日立刻出动百万苏军侵入中国东北,并将东北全部占领。苏共此举,显然不是为了帮助中国抗日,而是赤裸裸的抢夺自己的势力范围。苏军侵入东北给当时的中国甚至亚洲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蒋介石此时面对的是非常难解的局面,因为东北已经完全被苏共占领,苏共深入中国腹地。他可以不同意苏共的无理要求,但是苏共可以继续占据东三省,并且会大力扶植中共,在中国造成一个类似后来东德西德的分裂局面。斯大林甚至威胁要将内蒙古的也划入外蒙中,成立一个独立的大蒙古国。中国将在刚刚摆脱日本侵略后,再一次面对抵抗苏联,而这个敌人甚至会比日本更残暴。另一个选择是答应苏共的要求,以此为条件要求苏共撤出东北,保证尊重新疆主权,并且不去支持中共。只要中国赢得和平发展的机会,几十年后,国力强盛,蒙古尚有机会回归,而这个选择实在是当时条件下的无奈的选择。

于是1945年8月14日,在苏共大军入境的情况下,民国政府和苏共双方终于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若蒙古举行全民公投独立,中国将在此基础上承认蒙古独立。而苏共承认中国对东三省的主权;对于当时新疆伊宁事变,苏共承诺不干涉,也就是说不谋求新疆的土地;苏共将不支持中共。

蒋介石当初有条件地容许外蒙古独立,实属在苏共强权下的无奈,外蒙古当时已经被苏共强占了20多年。蒋介石是想用中国的和平发展去铺就一条外蒙古将来回归祖国的回家之路。公平的讲,蒋介石的决策思路其实不无道理。若无后来苏共背信弃义,中华民国能够在抗战胜利后和平发展,没有大跃进,没有文革,几十年后,那么中国在1980年代就可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民主大国。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实力,而不是现在大陆的畸形虚胖。这个力量和美国等民主国家联合在一起,对于苏共是非常可怕的,那么苏共1991年底的崩溃很可能会提前。

人们现在知道苏共崩溃后,蒙古人民共和国立即解体,一个新的民主的蒙古国1992年随即诞生。若中国彼时已经是一个民主的大国,而且如同后来中华民国那样不承认外蒙古独立,那么一个民主的外蒙古很可能会在那时回归于一个民主的中国。

蒋介石的最大错误在于他相信了苏共的承诺。而共产党从来就是把欺骗当作它的一大法宝。当时的东北有发达的工业,生产总量超过日本本土,苏共进入东北后,疯狂洗劫,强奸妇女,抢掠民众,把最先进的机器设备拆运回苏联。然后违背条约,把日军的枪枝数十万支,大炮数千门及弹药,布匹粮食无数,20万满洲国军队等全部交给了中共。中共在苏共的支持下迅速占领物资丰富的东北,并以此为基地取得内战的胜利。诚如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所言,有了东北,“我们在全国的胜利,就有了巩固的基础了。”“也就是说确定了我们的胜利。”

1945年10月外蒙举行了全民公投,这个公投是在苏共的刺刀威逼下进行的,无法表达真正的民意。投票也并不是公平的无记名投票,而是要每个人站出来在大众眼前,选择在独立或者不独立栏目里签名。人们可以设想:当年毛泽东要永远开除刘少奇出党,整个中央就只有半只手举起表示反对。类似这样的投票,是没有人有勇气在苏共面前表达异议的。何况很多蒙古人不识字,都由傀儡政府当局的工作人员来指示签名应该在哪一拦里写。另外,如果参加投票人数少于50%,投票将无效,那么政府就把每个人都编号,若缺席,则政府代为签字同意,甚至一些驻蒙古的苏军也参加了投票。最后,苏共创造了50万人口100%赞成票的奇迹。苏共利用其强权,终于在霸占外蒙古这个事情上再一次得逞。

1945年2月关于结束二战的雅尔塔会议,是外国人操纵外蒙古命运的一次重要会议。当时,在欧洲战场上,德国已经战败投降。在亚洲,美国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胜利,但战役打得非常艰苦;在中国战场,中日双方处于战略对峙,谁都无力发动大规模的攻势。总的来看,日本战败已成定局,但美国估计,要达到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战略目标,美国还要多牺牲几十万的军队。为此,在雅尔塔会议上,美、英的重要议题就是争取苏联参加对日作战,从而减少自己的损失。然而他们为达到这个目的,不惜出卖中国利益,答应了苏联的无理要求,接受外蒙古的现状,即承认并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这笔交易实际上是在罗斯福和斯大林之间进行的。蒋介石得不到罗斯福的支持,面对斯大林的重压,在万般无奈之中,于1946年1月5日,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条约中正式承认了“蒙古人民共和国”。这种巨大代价,终于换取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后来美国因使用原子弹对日本本土进行打击,迫使日本迅速宣布无条件投降,使得苏联出兵中国东北的行动变得毫无意义,美国开始为当初对苏联做出太多的让步、牺牲太多的中国利益感到后悔,但为时已晚)。

1949年10月,中国的内战以的奇迹般的胜利震惊了世界,国民党的军队被赶到台湾,中国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蒋介石在退到台湾后,对斯大林没有遵守《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条款感到愤慨,并以苏联违约为由,在联合国状告苏联(当时虽然大陆已经易手,但在联合国,中华民国仍然拥有中国的合法代表权,并且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联合国同意蒋介石中华民国的声明。这就是至今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版图上还包括外蒙古的法律依据。

联合国不承认蒙古独立,蒙古几乎成了苏联的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

中国主管中国政局后,由于当时与苏联同属于社会主义阵营,意识形态开始束缚中国领导人的手脚。斯大林蛮横强硬的立场,使新中国的领导人在国家统一与社会主义大家庭之间左右为难。而新中国百废待兴,又需要苏联的大量援助。

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本打算与斯大林讨论黑龙江以北的土地、巴尔喀什湖以东的土地和外蒙古问题,却受尽了斯大林的冷落。

最终在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时,也被迫承认了“蒙古人民共和国”。

自元明清600多年以来,外蒙古一直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但在上个世纪,外蒙古的独立使得中国丢失了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相当于40多个台湾。中国的大家庭里失去了重要的一员,这是近代中国历史上悲伤的一章。按照现在大陆官方宣传机器的说法,是中华民国政府蒋介石出卖了外蒙古,使得外蒙古独立。但这却不是事实的真相

周恩来
周恩来

 

 

时间进入1949年,大陆政权登场了。那时它称中华民国政府是国民党反动派,那么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废弃反动派们所签订的条约。但是大陆官方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就于10月16日急切宣布同蒙古建交。而在那时与蒙古有建交关系的只有苏共和中共。其实,中共从早期就一直支持外蒙古独立。

为了欺骗国内的民众,《人民日报》在1949年8月14日发表御用文人郭沫若的奇文《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来给国内民众洗脑,文中称:“……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会主义地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而比我们早解放了。我们假如是站在大公无私地立场,我们倒应该向外蒙古人民告罪、向外蒙古人民致敬、向外蒙古人民学习地。更那里有什么理由跟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地后面,来对苏联‘愤慨’呢?……”,“……人民中国和人民蒙古今后应该是亲密的兄弟,我们不能够固执着那种宗主和藩属的落后观念了。那是丝毫也不足引为光荣的!……”这篇官方社论对苏军占领蒙古是一派羡慕,恨不得苏军也能够更早的占领中国。

此时中华民国政府因为苏共背弃了不支持中共的协议,宣布当初和苏共签订的协约作废。于是《人民日报》再一次在1950年2月24日发表党史专家黄华的社论《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文中把1919年徐树铮奉民国总统之命收复蒙古歪曲为“……日本帝国主义又利用了中国北洋军阀安福系将军徐树铮侵入蒙古,在那里建立了亲日的军事独裁。……”。对于蒙古独立,社论中说:“……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值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他们在当时被迫承认了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

这篇文章点明了国民政府是被迫承认外蒙古独立,同时承认了对中共来说,外蒙古独立是天经地义,是值得欢呼的事。这篇文章除了欺骗以外,还充满了对于反对外蒙古独立的民众的赤裸裸的威胁。因为文中称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而在1950年代,“国民党反动派”是要杀头的罪名。

1950年10月毛泽东再派周恩来去蒙古主持主权移交仪式。同年大陆与蒙古交换地图勘定边界,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可见,大陆官方在1949年建政前后,是迫不及待的,并且是理直气壮的把外蒙古推出国门之外。

1952年民国政府意识到原来的先和平发展再谋求外蒙古回归的计划短期无法成功,开始寻求别的办法试图拉住外蒙古这离家的游子。民国政府先是在1952年联合国大会上控诉苏联没有履行当初的条约。联合国大会在调查后,证实控诉属实。在联合国控苏成功后,随后民国政府在1953年2月声明当年关于外蒙古独立的公告失效。由此可见民国政府蒋介石始终没有真正放弃外蒙古回归。

1955年,苏共谋求蒙古加入联合国。美国最初反对,但苏共威胁,如果蒙古无法入会,苏共将反对西班牙,日本等美国盟友加入联合国。美国别无选择,只能回来做民国政府的工作。11月22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致信蒋介石,称“13个国家热切渴望加入联合国,因此值得付出同意苏联5个卫星国加入联合国的代价。我们不能伤害大多数,否则相当于帮助了共产主义,也会严重损害我们在联合国的影响。”他在信中还建议民国政府不一定要对蒙古投赞成票,只要弃权即可。他特别强调此事“对我们双方都十分重要”。11月26日蒋介石回信艾森豪威尔,指责美国应该为外蒙古独立负一定责任,“我们听从了美国政府的好心建议”,才与苏联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1955年11月28日,艾森豪威尔总统再次致信蒋介石,警告他如果滥用否决权,将是对安理会大多数成员意愿的对抗。蒋介石这次干脆没有回信,而是在第二天公开发表了一份新闻声明,正式宣布将会对蒙古加入联合国投反对票。美国则通过新闻署发表声明,批评民国政府的态度。12月13日,民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上对蒙古入联投了反对票。这也是民国政府在联合国期间投的唯一一次否决票。作为报复,苏共随后否决了日本等国的申请。

1961年又是外蒙古独立的关键的一年,苏共纠结一些非洲国家再一次谋求外蒙古加入联合国。苏联和非洲一些国家达成协议:苏联支持非洲的毛里塔尼亚入联合国,而非洲国家支持外蒙古加入联合国。当时中华民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但被激怒的非洲国家会因此支持大陆政权加入联合国,在这种情况下,投否决票就相当于民国政府自绝于联合国,若民国政府退出联合国,那么大陆政权必定乘虚而入,最终外蒙古还是会入会,美国肯尼迪政府非常紧张,他们不想看到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施压民国政府不要行使否决权,这造成了民国政府和美国外交关系的空前紧张。历经几个月外交上的交涉,最终民国政府同意不否决蒙古入联合国,而美国也不可以投同意票。

作为交换条件,肯尼迪第一次公开声明美国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政府;并使大陆政权入联合国一案成为联合国的“重要问题”,即要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才能通过;且肯尼迪承诺如果任何时候美国的否决能有效地防止大陆政权进入联合国,美国将使用否决权。1961年10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蒙古入会案。中华民国未参加投票表决。蒋介石1961年11月在国民党会议时谈到这次事件得失时称:“就整个世界战役来说,在防阻匪伪入会的间接目的上,我们可以算是换取了一次迂回战的胜利;但在防阻伪蒙入会的直接目的上,无可讳言,乃是我们一次严重的失败和耻辱!”1961年12月1日,澳大利亚、日本、美国等提出议案:任何涉及中国代表权变更问题的议案都是“重要问题案”。12月15日此案以61票赞成,37票反对,7票弃权,被通过为联大第1668号决议案。

大陆政权虽然那时还不是联合国成员,但专门在1961年7月11日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庆祝所谓的蒙古人民革命成功四十周年,其实就是纪念从1921年起苏军占领外蒙古四十周年。第一张邮票上主图是中蒙两国的国旗。第二张是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大楼。大陆官方选在那个特殊的时刻发行这种邮票,目的是为蒙古加入联合国呐喊助威。在苏共猖獗的那个年代,外蒙古终于最终加入了联合国,在独立的路上又走远了一大步。

现在的台湾,中华民国政府的中国版图是一个秋海棠叶的形状,而不是一个公鸡的形状,一个大的区别就是地图里仍然包括外蒙古。虽然由于时间的流逝,近年来一些民国政府的人员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对外蒙古的定位出现模糊,但外蒙古回归的大门在中华民国一侧一直是开着的。1991年苏共解体后,外蒙古民众终于能够独立自主,两个月后,他们就把那个虚假的“人民共和”从国名中拿掉,蒙古人民共和国就此消亡,一个民主的蒙古国成立了。或许将来,一个民主的蒙古面对的将会是一个民主的大中华。那时,这位在外流浪百年的游子,将有机会选择是否重返祖国的怀抱。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卖国贼毛泽东周恩来出卖的国土面积:431万平方公里

共同参与出卖中国领土的中共领导人还有:陈毅,刘少奇,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

清朝末期中国地图
清朝末期中国地图

1949年后中国丢失多少国土?

面积单位:平方公里

位置    年代     割让地   割让面积   割让形式  经手人
缅甸 60    江心坡    7万    签约   周恩来
印度    56-62  麦克马洪线南  9万    默认   周恩来
俄国 50   江东64屯   3千    赠予   周恩来
阿富汗    63    帕米尔    不详    签约   陈 毅
巴基斯坦   63    克什米尔   2千    签约   陈 毅
越南    约70    北部湾    小岛    秘授   周恩来

蒙古及周围割让过程:《中蒙友好协议》后蒙古独立,部分周边土地被俄国吞并。1945年8月14日,曰本宣布投降前一天,中国新任外交部长王世杰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在莫斯科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王世杰声明在曰本战败后,如外蒙古公投证实蒙古人民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承认外蒙独立。1945年10月,外蒙古举行公投。1946年1月,根据投票结果,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独立。

1945年8月,中国的国民党政府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因苏联违约而终止,后来退居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仍然坚持“外蒙古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1950年2月14日,中国的共产党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1961年10月,蒙古加入了联合国。1962年12月26日,中蒙两国签订了边界条约。

2000年12月3日,外电报导说,蒙古国的大呼拉尔讨论了一项提议,提出把蒙古并入中国,成为中国的一部份,以及蒙古与中国建立联邦国家。在二十一世纪,蒙古是否会与中国合并或组成联邦国家,完全取决于中蒙两国人民的意愿。从国际法上说,中国已无权要求收复外蒙的土地。

1953年,斯大林死掉了(我不用逝世这个词)。赫鲁晓夫上台后,决定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开始与中国解决一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通过谈判,苏联归还了旅大军港,归还了东北铁路的管理权。但是当周恩来提出蒙古问题时,遭到了赫鲁晓夫的无理拒绝。中国失去了最后一次收回蒙古主权的机会。中国的这次行动,很快传到了蒙古人的耳朵里。他们立即行动,与中国交换地图,划定边界。中苏关系破裂以后,蒙古也亦步亦趋象走狗一样跟随着苏联的指挥棒大骂中国。蒙古几乎成了苏联的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

然而星转斗移,时过境迁。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往日的苏联已不复存在。俄罗斯自顾不暇,哪里还能接济别人。蒙古被人家无情地抛弃了。于是蒙古开始把眼兴投向了南方的这个日益兴盛的大国、不久前的祖国-中国。中国的博大胸怀真是世所罕有。当初中国衰弱的时候,他们背弃了祖国,先是投入沙俄的怀抱,后来又投入强大的苏俄的怀抱。今天中国强大了,他们又回过头来,要求得到中国的帮助。而中国待他们是何等的宽容。九十年代初,杨尚昆主席访问蒙古,带去了大量的物质援助,使陷于崩溃边缘的蒙古经济得到恢复,日益贫困的人民生活得到改善。而今天,蒙古在经济上更加依赖中国。蒙古没有出海口,蒙古的进出口贸易严重依赖中国的铁路和港口。没有中国的帮助,蒙古不知要穷到何时。

一九九五年,我有幸去蒙古国访问,带着一种特殊的心情。做为俄化了七十多年之久的蒙古,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呢?

蒙古的确已经严重俄化。城市里遍布俄式建筑、俄国汽车。人们的穿着和饮食习惯也几乎俄化了。但是在乌兰巴托的一家文物店里,我看到出售的很多文物几乎就是中国的文物,有古代的,近代的,也有现代的。如清朝皇帝的画像,铸有袁世凯、孙中山和蒋介石头像的钱币等。这充分证明了蒙古与内地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源远流长的密切联系。我当时就在想,蒙古离开我们并不久远,难到要永远地分离吗?

历史是一面镜子。今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更要了解历史。祖国的统一大业还没有完成,历史可以为我们提供很多教训。历史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公正可言,落后就要挨打被欺。为此,蒙古独立的前前后后,我们应当在教科书中加以体现。对蒙古的独立过程,我们不能彻底遗忘。

今天,台湾问题成为我们的当务之急。如果我们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不够强大,台湾问题难免象当初的蒙古问题一样难以解决。而时间拖得越久,台湾就会象蒙古一样与我们越生疏,这期间如果我们的力量增长出现停滞或倒退,那么台湾问题将永无解决的日期,甚至有一天会象蒙古一样做为即成事实,在有求于人的情况下被迫加以承认。

为此,每一个有种的中国人,热爱祖国的中国人,都要把建设祖国做为自己肩上的重任。我们的祖国一定要强大,我们的祖国一定要统一,这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历史责任!

Posted in 丧权误国, 共产党党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