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曾庆红父亲曾山因为哀悼同伴陈正人说了不该说的话,1972年被毛泽东派中共特务机关暗杀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即将召开,中共高层分裂、权斗激烈也传得沸沸扬扬。北京红二代、北京时局观察员分析了中共高层权斗、习近平五中全会会不会确定接班人等多个问题。曾庆红是红二代中反习的重要人物

要求匿名的北京红二代首先介绍了中共高层分裂、红二代反习近平的问题。他说,在红二代中有些人跟习近平有矛盾,在反习阵营中,曾庆红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因为江泽民已经很老了,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该红二代表示,当时确定胡锦涛的接班人时,曾庆红他们不让李克强当“一把手”,而支持习近平,但现在实际上江派在里边还是起了反习的作用。不过他们现在也不掌握军权,军队被习近平牢牢掌握,所以要撼动习近平的位置也不太可能。

该红二代表示,自己现在确实听到一些传言,他们在反习近平,但是现在还没听说他们有哪些具体的行动,“是有这种势力在里头,但是成不了大气候。”

“不像过去,胡锦涛在位的时候,军权实际上没在手里,那个时候是在江派手里,他(胡锦涛)坐不稳,他存在这个问题,而现在(习近平)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是这方面的小动作可能会有,但是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是这样。”该红二代说。

曾庆红是中共红二代,曾山的儿子。中共建政后,曾山曾先后任中共财经委员会主任、商业部部长、交通工作部部长、内务部部长等职务。

曾庆红被指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军师”,是江派的“二号人物”。在习近平第一任期内,当局抓捕、判刑了数百名江派要员,其中包括曾庆红的多名心腹,如中共前政协副主席苏荣、中共国安部前副部长马建等人。

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表示,中共内部不满习近平的人的确不少,无论是红二代,还是各个利益集团也好,都在抵制习近平。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是利益部门化,每个部门、每个群体都有各自的利益,习近平要维持中共政权,就必须动他们的蛋糕,不动没办法解决。

“对立面以各种各样的方法进行抵抗,但对习来讲也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华颇说。

至于外界传闻习王出现矛盾,红二代和华颇都认为他们不会反目,王歧山作为习近平反腐的主要干将,习近平会保王歧山做完这一届后平安着陆。

时政评论员王赫刊文也指,江曾(江泽民、曾庆红)派系是习近平真正的党内敌人。曾庆红同样是共产党的嫡子,自诩为“太子党”的精神领袖,运筹帷幄。当初如果没有江曾点头,习是上不了台的;但习上薹后的“打虎”集权,又基本上是针对着江曾派系来的。

王赫表示,在既往的“改革开放”中,江曾派系曾“闷声发大财”,全党腐败,江曾派系演变为巨大的利益集团。习上台后,为保党不停“向左转”,于今愈烈。于是江曾派系,就以“保护改革开放成果”为旗帜,集结反习势力,准备伺机反扑。

 

说了不该说的话 曾庆红父亲曾山被共产党毛泽东暗杀

曾山给曾家正式生了7个孙子孙女,这在历朝历代的大内总管中都是没有的,可以进吉尼斯大全了。

中共给他这个级别的高干都配备了厨师。因为不喜欢那个厨师炒的菜,曾山自己从老家雇了个女佣。

曾山为了活动筋骨,自己也种点菜,动手修理修理家俱。他很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敢太贪,树大招风,七个孙子孙女就已经够显眼的了,谁都知道老毛没有像样的儿子了,要是让老毛盯上了,非断子绝孙不可。

曾家每个孙子孙女每月有3块钱零花,说实在的,那个时候,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刚工作的时候,工资就十几块钱,一个小孩,一个月能有三块钱零花,这是非常奢侈的,相当于今天一个月给孩子四五百块钱,还是零花钱!

后来大孙子丁丁上了大学,是北京工业学院,现名北京理工大学,实际上就是原来的延安自然科学院。不过奇怪的是他上了5年。好像理工大学自建立以来还没有5年制,是不是他留过级呢?

不管如何,曾山没敢让其他儿女们再上大学。有的参了军,有的去了东北建设兵团。反正都多少为响应老毛的号召,吃了些苦。曾山通过这些表现自己很听“毛主席的话”。把自己的儿女作为老毛的“红色接班人”来培养。

曾山之死

1966年,文革开始了。

说起文革斗争,很多人都认为那是一场骚乱,政府对整个社会失去了控制。实际上这是个误解。当时人和人之间关系很紧张,尤其是这些资历很深又没有仗打的闲的发慌的“老革命”们。

他们习惯了斗争,有好日子都过不踏实,非得找个人斗一斗。中共建政后,日子一清闲,新仇旧恨萦绕心头,历次斗争中的恩恩怨怨纠缠不清,加上后来工作中的矛盾,人和人之间关系很紧张。毛泽东利用了这一点,挑动他们互相斗,老毛自己看笑话,时不时还打打太平拳助兴。因为人人都跟有千百年的仇怨似的,每个人都拿出各自最恶毒的招式,向自己有冤怨的人大打出手。那景象实在是非常恐怖。

1967年曾山就被揪了出来,红卫兵从他家搜出了抗日的时候和日本人谈判的文件。红卫兵这个高兴啊。打倒了那么多人,今天总算抓到了个人证物证俱全的大汉奸。于是他们就对曾山进行了“残酷斗争”。长时间的喷气式、大弯腰,曾山实在受不了,两眼发黑,一时支持不住而晕倒在台上,才被送进医院抢救。

不过曾山并不慌张,他给周恩来写了封信,结果也很出乎红卫兵们的意料。周恩来说:

1、错误可以批判,性质应由中央来定。

2、他的活动听命于中央,你们不能干涉。

3、外单位学生不能干预内务部活动,立即撤出。

4、开批判会,搞喷气式、大弯腰是错误的,是违反中央规定的,今后不准再搞体罚和变相体罚。

真汉奸不让碰,可那些没有真凭实据的人每天却被当作汉奸,工贼在批斗,这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那几年,谁都没有好日子过,曾山颠沛流离,被下放劳动,积劳成疾,1970年,周恩来网开一面,让他回北京治疗。

1972年,陈正人死了,是文革中被批斗死的。

铁哥们儿死了,曾山当然要去开追悼会。陈正人和曾山人缘都不好,因为他们曾经杀过太多的人,和“老革命”们矛盾都很大,所以即便陈正人死了,大家都对他没什么好话。

陈正人可以说是曾山的世交,因为陈和曾延生是铁哥们,杀AB团以及富田事变中又和曾山是生死之交,所以兔死狐悲,曾山有些受不了。

当了一辈子太监,俯首帖耳了几十年,可这次,最后剩下的那点屠户的性子爆发了。他上台发言,致悼词,讲了些不该说的话,比如AB团是老毛让干的等等。

这可捅了马蜂窝。老毛也不会饶了他,于是,第二天曾山神秘的去世了。到现在人们都说曾山是悲痛过度,或者太激动才那样的。一个亲手杀了那么多人的刽子手,看别人死,早就是习以为常的了。不至于激动到自己也活不下去。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Posted in 中共内斗, 中美二次文革,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普世价值, 热点新闻, 红后代黑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