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毛泽东镇压“富田事件”后成为红军最高领导人

1930年到1934年间,中国共产党处于国民党对其围剿时期。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受到共产党内不同意见的反对。

毛泽东大金牙
毛泽东大金牙

毛泽东为了铲除异己,巩固自己的权力,就利用“富田事变”发起整个中央苏区打“AB团”的肃反大清洗运动。据萧克回忆录记载,中央苏区肃反累计屠杀了10万红军。

毛泽东镇压“富田事件”后成为红军最高领导人

1930年,毛泽东担任了红一方面军总政委和总前委书记。毛泽东的权利受到以李文林为首的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的挑战。

1930年10月,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攻占吉安。在国民党地方当局的文件中发现了一张据称是李文林的地主父亲用真名签字的便条,这张字条究竟是何内容不得而知,然而将李文林与“AB团”联系在一起已经有了所谓证据。

1930年11月,为了维护自己在根据地的权力,毛泽东率一方面军(红一、三军团)大开杀戒,开展了“打AB团”运动。毛泽东用流血的超常规手段解决党内纷争,采用极端手段镇压铲除异已。

11月下旬至12月中旬,一方面军进行迅速肃反,捕杀军中地富出身的党员和知识份子。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在4万多红军中肃出4400余名“AB团”分子,其中有十几个团长都遭处决。

12月初,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政务处长李韶九到江西省行委(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富田)实施肃反任务。李韶九一到富田,就采用逼供信的手段大肆捕人。

12月8日,毛泽东、朱德等又派古柏前来协助肃反工作。在数天之内,红二十军和富田当地苏区特委、行动委员会就有120余人被捕,随即对被抓捕的干部轮番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后,按照口供继续捕人,连家属也不能幸免,17人被处决。
中共官方说红军第二十军在江西富田地方公然反叛,但民间认为是肃反逼供迫使他们反抗。随后宣中共布富田事变是“反革命暴动”,遭到镇压。

4月17日,主张同红二十军谈判的项英被解除中共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职务,毛泽东代之,不久毛泽东又成为中共中央军委负责人,成为当时红军最高领导人。

4月18日,红二十军兵变领导人在前来参加原定的谈判时被全部逮捕后全部处决。

毛泽东“肃反”发动全面大清洗手段残忍

在富田事变后,1930年12月20日,毛泽东写了《总前委答辩的一封信》。在这封答辩信中,毛泽东坚持认为“肃AB团”均是有根有据的。此后,各地的反AB团运动被掀起新高潮。

审讯的手法也变本加厉,捆着双手吊起,人身悬空,用牛尾竹扫子去打,如仍坚持不供的,则用香火或洋油烧身,甚至有用洋钉将手钉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指甲内。

一时间整个江西苏区人人自危,许多地区的中共机关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员都成了“AB团分子”。
据当时资料记载,被杀红军“哭声震天,不绝于耳,残酷严刑无所不用其极”。12月8日,李白芳、马铭、周冕的妻子来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当作“AB团”抓起来,被施以严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烧阴户,用小刀割乳”。

对于这次刑讯逼供,萧克在1982年曾回忆道:即便过了半个世纪,也不能不令人惨然一叹。我们这些过来人也觉不堪回首。

毛明知将段等定为“AB团”全靠刑讯逼供,却对刑讯逼供无只字批评。在大恐怖中,总前委和毛的个人权威得到完全确立。

中央苏区肃反10万红军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下

据萧克回忆录记载,中央苏区肃反累计屠杀了10万红军。3年内处决了7万多“AB团”和2万多“改组派”,6200多“社会民主党”,这只是有名有姓的受害者,还有不少是没有名字的……总共杀了自己人10万以上。

毛泽东朱德
毛泽东朱德

当时,苏区的30个区委中,只有一个还能勉强维持工作。鄂豫皖苏区进行的肃反使有些地方的村苏维埃主席换一任杀一任,一年内换了四、五任。

红二十五军原有1.2万人,43天的肃反过后仅剩下了6000人,而红四军排以上的干部基本被杀光。湘鄂西苏区的肃反使5万多红军减员为4000人,杀得只剩下5个党员,没有士兵愿意提干当班长。
由于被杀的红军太多,长征出发前,苏区五个月紧急“扩红”8万人,完不成任务的就杀。

从1931年到1935年,江西根据地内为中共完全控制的15个县,人口减少50多万。闽西根据地的减少幅度也差不多。

1991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记载:肃清AB团和社会民主党的斗争,是严重臆测和逼供信的产物,混淆了敌我,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

尽管毛泽东肃反手法多变,与一味屠杀党内同事的斯大林有明显区别,但两人在利用肃反消灭政敌方面,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毛泽东运用肃反手段打击党内不同意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表现。

从“肃AB团””、“肃托”到“抢救”,从江西时期到延安时期,和毛泽东直接有关的中共几次内部整肃斗争,都是以“肃清国民党渗透奸细”、“肃清反革命”和“肃清汉奸托匪”等名目进行的,然而每到运动后期,发现被镇压的“敌人”绝大多数都是自己人。

(文:唐清清/责任编辑:明轩)

喊出“打倒毛泽东” 10万中共军人被杀

毛泽东大规模杀自己人并非文革才开始,早在1930年代就开始了,当年年底,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十军,因为喊出一句“打倒毛泽东”的口号就此消失,且连累10万军人被杀。

整个事件要从1926年11月8日说起,当时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攻占了江西南昌,发现国民党的省、市党部完全由中共党人“把持党务”,于是指示国民党的中央特派员段锡明组织一个右派组织去夺取党内领导权,这样就产生了“AB团”。

但在1927年4月初“AB团”就被左派力量彻底打垮了,7月中以后连国民党中的左派也变成反共了,并没有恢复“AB团”这个组织,“AB团”“寿命仅三个月”。

毛发起肃清“AB团”运动

1930年,毛泽东在江西苏区发起了肃清“AB团”运动,“AB”意为“反布尔什维克”。

当时毛是红一方面军的总政委和总前委书记,手下有江西苏区最大的武装,但他和以李文林为首的江西地方党和红军有权力分配上的矛盾。企图独霸江西苏区大权的毛泽东于是决定用恐怖和专政手段来消灭党内对手。

杀人本是中共的拿手好戏,罗织罪名更是行家里手,用暴力方式解决党内权力斗争,必须要有一个借口。

1930年5月,周恩来为了贯彻共产国际“反右倾”的指示,而毛泽东则是为了铲除异己,巩固自己的权威,毛主持的总前委发动肃反运动,以反“AB团”之名清除异己,认为有“AB团”混入了他们内部。

在赣西南苏区的党群机关中,普遍开展反“AB团”的斗争中,大规模血腥的党内清洗和屠杀开始了。

同年6月,中共赣西南特委印发了《反改组派“AB团”宣传大纲》,宣布开始赤色清乡和赤色恐怖。9月份又印发了一份紧急通告,说党政组织和青年团都有大量的“AB团”分子。

这份通告详细规定了对“AB团”分子必须用残酷的刑讯拷打,“发现‘AB团’分子后必须立即处决”,而且必须在群众大会上“由群众斩杀”,反“AB团”进入高潮。

毛泽东土匪时
毛泽东土匪时

反“AB团”的斗争漫延到军队

反“AB团”的斗争并由地方发展到军队中,同年11月,国民党对苏区展开围剿,毛率领军队同国民党作战,而将对江西苏维埃政府驻地富田的肃反工作,委托给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

在数天之内,红二十军和富田当地苏区特委、行动委员会即有120余人被捕,17人被处决。

同年12月12日,红二十军第174团1营在团长刘敌的率领下发动兵变,并攻占了富田县城,释放所有被捕人员,将包括李韶九在内的中共当地政府人员全部逮捕。

这就是“富田事变”,或称“富田事件”。

当晚,事变领导人召开了紧急会议,一致把矛头对准了红一方面军总前委书记毛泽东,认为李韶九的所作所为,是毛企图杀害赣西南地方官员的大阴谋,毛要当“党皇帝”,因而提出了“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彭黄”的口号。

次日,红二十军士兵在富田广场召开了大会,被捕人员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还展示了满身的伤痕。愤怒的士兵们也喊出了“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的口号。

苏区共有10万多人先后被杀

关键时刻,手握重兵的彭德怀站在了毛的一边,毛遭到动摇的地位得到了巩固。而为了替自己狡辩,毛写了《总前委答辩的一封信》,认为自己就是红军和党的化身,反对自己就是反革命,就是“AB团”。

尽管后来事变领导人向中共承认了错误,当时中共苏区中央局的代理书记项英也表示采用教育、会议的方法来解决。

但是中共政治局却于1931年作出了《关于富田事变的决议》,明确支持毛泽东,并将“富田事变”定性为“AB团领导的反革命暴动”,同时撤销了项英代理书记的职务,由毛接任。

结果不难想像,红二十军约7、800名军官以及原江西省行委领导先后被害,随后,红二十军的番号被撤销,剩余的士兵被编入其他军队。

毛泽东
毛泽东

毛肃反军人尸体填满整个山沟

据史料记载,中共“肃AB团”运动中,酷刑种类达120多种,例如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洋钉钉穿手掌,火烧下身、小刀割乳等等。其中很多酷刑是此次运动中“首创”。

据河南人民出版社《AB团与富田事变始末》记载,受刑者“体无完肤”,“手指折断,满身烧烂,哭声震天”。打人者如果下手不够狠毒,也会被认为与AB团有关。

共党史专家披露:“后来肃反到什么程度,站队,站队以后用镜子照,如果你脸红,就说明你心虚,你就是肃反对像,就拉出去杀掉。”

所有在酷刑下招供者,都被立刻处决。为了节省子弹,处决方式主要是梭镖刺杀,棍棒打杀,大刀砍杀。“那个血,把(杀人者)的手和大刀的手柄黏在一块,拿不下来。”

红安县七里坪镇村民回忆:“整个山,人从上面往下倒,把整个山沟都填满了。”

由于采用酷刑,从中共军队肃出一批又一批的“AB团”,造成数以万计的冤假错案。

审讯时酷刑逼供手段非常狠毒和残暴,刑罚受不了就乱供,供了又抓,抓了再用刑,逼出的假供和乱供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恶性循环,“AB团”越肃越多,牵连之广,在4万红军中多达4400多人受害,造成可怕的红色恐怖。

一时江西苏区人人自危,许多地区的中共机关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员都成了“AB团”分子。

据中共将军萧克回忆录记载,中央苏区肃反累计屠杀了10万红军。3年内处决了7万多“AB团”和2万多“改组派”,6,200多“社会民主党”,这只是有名有姓的受害者,还有不少是没有名字的……总共杀了自己人10万以上。

富田事变

1930年8月5日,赣西南特委第二次全体委员会议(史称“二全会议”)召开,在上海出席了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李文林在会上传达了“立三路线”,刘士奇遭到了猛烈批判并被撤销特委书记兼红二十军政委、开除了党籍。会议改组特委常委会,李文林任特委常委。1930年10月4日,参与指挥赣西工农群众,配合红一军团攻下吉安城。任新成立的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委员,中共江西省行动委员会书记[1]。10月5日红二十军主要领导发生变动:军长由赣西南特委的刘铁超担任,曾炳春由军长改任政委,参谋长由原红二十二军参谋长钟效蔚调任,政治部主任谢汉昌留任。10月25日,在新余县罗坊召开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和中共江西省行委联席会议。会议通过《目前政治形势与一方面军及江西党的任务》决议案,毛泽东提议并通过了放弃攻打南昌、九江的行动,实行“诱敌深人”作战方针,红军退入根据地。李文林反对“诱敌深人”,主张在南浔路、九江一带与敌人速战,说“省行委是根据中央正确指示工作的”[2]

1930年下半年,中国共产党在内部发动反AB团的肃反运动,大量杀害党内工作人员。当年11月1日,由于国民革命军对中央苏区展开第一次围剿,苏区军事领导人毛泽东、朱德等率红一方面军赴前线作战,而将对江西苏维埃政府驻地富田的肃反工作于12月委托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主持。一般中共党员对李韶九评价不高,黄克诚的好友何笃才曾指出:“李韶九这个人,品质很坏,就是因为会顺从,骗取了信任,因而受到重用,被赋予很大的权力。”[3]

12月5日,在李韶九的指示下,大批红二十军领导被捕,12月8日,毛泽东、朱德等又派古柏前来协助肃反工作。在数天之内,红二十军和富田当地苏区特委、行动委员会即有120余人被捕,17人被处决。

12月12日上午,红二十军第174团1营在团长刘敌率领下发动兵变,逮捕军长刘铁超,释放被捕的政治部主任谢汉昌。下午,红二十军攻占富田城,释放所有被捕人员,将包括李韶九在内的中共人员全部逮捕,仅古柏和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逃走。

12月13日,红二十军在谢汉昌、刘敌率领下渡过赣江,宣布脱离红一方面军,12月15日,原被捕的中共江西省委领导段良弼、李伯芳等人宣布自行成立省委,并指责肃反是毛泽东的密谋,致信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等人,要求他们立即逮捕毛泽东。红二十军还派段良弼前往上海,希望能获得当时中共实际最高领导人李立三的认可,但段在上海失踪。

12月17日,彭德怀率红三军团前往平叛,12月20日,红二十军派人向彭德怀送去一封据称是毛泽东所写的密信,信中毛指示古柏对朱德、彭德怀等进行诬陷。12月21日,彭判断此信系伪造,率红三军团发表声明,支持毛泽东,不久朱德等也加入声明。后陈毅前往红二十军驻地永新进行调解,红二十军释放了李韶九等人。

1931年1月15日,中共苏区中央局正式成立,由周恩来、毛泽东、项英、任弼时、朱德等组成,周恩来为书记,项英任代理书记,实际掌握权力。项英将富田事变定性为内部斗争,“责成曾炳春同志亲自到河西永新苏区去把二十军带过河东来,并随带中央局的指示,通知赣西南特委负责人和参加富田事变的领导人过江来苏区中央局开会”。将段良弼、李白芳、谢汉昌、刘敌等人开除党籍,其余人员免予追究。[4]

但是,时王明已夺取了中共领导权,由于红二十军的领导均表示支持失势的李立三,因而在3月28日,王明派出任弼时、王稼祥、顾作霖三人前往中央苏区,宣布富田事变是“反革命暴动”。

4月17日,主张同红二十军谈判的项英被解除中共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职务,毛泽东代之,不久毛泽东又成为中革军委负责人,成为当时红军最高领导人。4月18日,红二十军兵变领导人在前来参加原定的谈判时被全部逮捕,不久即被全部处决。

后果

7月,红二十军被调至江西南部平头寨,被彭德怀和林彪率部包围缴械,包括军长肖大鹏、政委曾炳春在内的700余名副排长以上领导被全部处决,仅谢象晃和刘守英两人逃脱。红二十军番号被取消,残部并入红七军。在富田事变之后,各地的反AB团运动被掀起新高潮,审讯的手法也变本加厉,“捆着双手吊起,人身悬空,用牛尾竹扫子去打,如仍坚持不供的,则用香火或洋油烧身,甚至有用洋钉将手钉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指甲内。”一时间整个江西苏区人人自危,许多地区的中共机关中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员都成了“AB团分子”。[5]

Posted in 共产党党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