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周恩来是如何出卖20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果敢江心坡南坎给缅甸独裁政权的

北洋政府时期的中缅边界纷争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推翻最后一个封建专制王朝建立中华民国。1915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之后,北洋政府是民国时期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唯一合法政府。对于英军对片马地区的侵占,民国政府随后成立的云南军都督府就派遣第二师师长李根源。李师长在之后的抗英战争中不幸阵亡,英军随即控制了片马、坎底(葡萄)等广大地区。使得中国内地与江心坡被完全隔断,成为飞地。

图1 麦克马洪线

英国试图以伊洛瓦底江与怒江的分水岭高黎贡山为界,以达到侵占全部未定界地区。但在1898年曾向清政府提出”于思买卡河(即恩梅开江)与萨尔温江(即怒江)中间之分水岭西境,不得有干预地方治理之举”的条款没有实现。1914年第一世界大战爆发前,由于英国早在1898年曾要求中国”于思买卡河(即恩梅开江)与萨尔温江(即怒江)中间之分水岭西境,不得有于预地方治理之举“,试图以伊洛瓦底江与怒江的分水岭高黎贡山为界,以达到侵占全部未定界地区的目的没有实现。于是抛出了在1913年10月13日由英印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背着中华民国政府所达成的秘密交易——麦克马洪线。

麦克马洪线:
狭义的“麦克马洪线”(黄线) :指现在的中印两国东段边界实际控制线;
中义的“麦克马洪线”( 绿+黄线) :西起不丹,东到伊素底希山口(待考) , 包含现在的中印东段和中缅北;
广义的麦克马洪线(绿+黄+红+蓝线) :从中国不丹边界开始,经过过现在的西藏、云南、四川、青海、甘肃、新疆等省,直抵帕米尔高原。

1927年,英军又先后占领古浪和岗房;同时吞并有如今一个安徽省(100个香港)那么的大的江心坡。这也是日本入侵东三省之前,中国被侵占的最大领土。甚至到了1948年,缅甸脱离英国独立,英方仍霸占江心坡地区不放。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中缅边界纷争

班洪事件

1928年北洋政府覆灭,南京国民政府取而代之,成为当时唯一的合法政府。但国民政府治下的中国仍四分五裂,明争暗斗不绝于耳。1931年9月18日,日本悍然发动针对东三省的侵略战争,顿时国土沦丧,举国愤慨。

图2 班洪事件区域

同时期的欧洲,国家社会主义横行,作为纳粹复苏的德意志第三帝国与法西斯意大利同周边国家再开军备竞赛。这片大陆同样也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之下。由于1906年中英双方在滇缅边界南段定界上所留下的争议仍悬而未决,1934年1月20日,英国派遣2千正规军入侵班洪。以班洪王为首的佤族人率领近千余人抵抗入侵,称为“班洪事件”。直到1934年6月6日,才将英国人赶出班洪地区。

这次入侵使得悬而未决的南段未定界的问题重新提上日程。在中英双方共同成立勘界委员会后,分别于1935年12月,1936年12月,两次进入阿佤山区勘查边界。1937年4月达成初步协议,决定将炉房地区划归英国。然而因为地理界线与行政区域线存在矛盾,双方仍没有达成决定性的边界协议。

1941年线

1937年7月7日,日本再开战端,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南京国民政府在正面战场节节败退。1939年9月1日德国闪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中国东南沿海被日本全面封锁,国际援助中国的抗战物资难以运入;飞虎队所开辟的驼峰航线成本高昂。西迁的重庆政权急需一条救命的滇缅国际交通线。

图3 滇缅公路

此时英国提出通过滇缅公路运输物资,修筑滇缅铁路。然而由于滇缅铁路的规划路线将穿过中缅边界南段争议地区,悬而未决中缅南段未定界问题在此时又被重提。英政府借中国在抗战困难时期对滇缅铁路的迫切需求使中国在边界问题上做出让步。重庆政府面对抗战的危局,为取得英国的支持,最终在南段未定界问题上做出妥协,双方以换文的方式划定了此段边界,一般称之为“ 1941年线”。

图4 1941年线

后因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欧洲局势也不容乐观,英国无暇他顾,两国没来得及在边界树立界桩。遗留给新中国的中缅争议边界一共有三段:北段是尖高山以北地区(包括胡康河谷、野人山、江心坡、高黎贡山与恩梅开江之间的土地),未定界;南段是签订了边界协议但还未来得及实地勘界的中缅南段“ 1941年线”;中段是勐卯“永租”三角地。

新中国时期终结中缅边界纷争

中国成立后,内战所造成与遗留的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随后朝鲜战争打响,边界争端的处理也未着手。一部分败退到缅甸境内的国民党李弥残部(想了解更多相关内容,请参阅本账号前期文章《西南边境上的“移民”讲着中国话,为何最后成为真正的“遗民”?》)于1951年开始反攻共和国,后于1952年被击溃,并追击进入“ 1941年线”以西地区,当时缅甸军队尚未到达该地区。 1955年底,中缅双方的前哨部队在边界南段未定界的黄果园发生一次武装冲突,缅甸军队趁机占领了中缅北段边界的部分地区,史称 “黄果园事件”。至此,中缅边界纠纷才再一次被提上日程。

1960年4月,周恩来应缅甸政府前总理奈温的邀请访问缅甸。双方于4 月19日发表的中缅联合公报,签订了重大意义的“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与“中缅两国边界问题协定”。5月 28日,缅甸国会批准“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与 “边界协定”。1960年10月1日缅甸总理吴努和奈温将军应邀访华,两国正式缔结《中缅边界条约》。

图5 中国地图

其中《中缅边界条约》第二条称,

“鉴于中缅两国的平等友好关系,双方决定废除缅甸对属于中国的盂卯三角地(南坎指定区)所保持的‘永租权关系’,考虑到缅甸的实际需要,中国方面把这个地区(面积约220平方公里,85平方英里)移交给缅甸,成为缅甸联邦领土的一部份。”

新中国主动放弃殖民帝国通过不平等条约遗留下来的“非正义领土”的正当权力,把它交给缅甸。

对于发生“班洪事件”的阿佤山区,北京虽不承认“1941年线”的合法性,但在实际划界的时候却以这条线为准,同时处理边界时也是以此为基础,中国收回了班洪、班老的几个部落。此外,中缅互换了几个村寨,交换面积大抵一致。

1960年的中缅条约签署之后,北区与南区两大区域完全丧失。北区常被称为“江心坡”, 1926年被英国派兵强行占领;南区也就是时至今日还有武装冲突的果敢,被1897年不平等条约割予英国。三小区域在法理上全属中国的情况之下,还是失去最重要的南坎。也就是说,中国在中缅边境,失去的上百个香港的领土。中缅之间1909平方公里的争议面积,中国最后只得到18%的争议领土。

表面上看中缅边界条款对于缅甸有利,然而新中国需要向当时的国际社会表明的是,对于周边邻国并不存在领土野心。中国政府追求的不是领土,而是边界的划定;中国能够与周边国家和平相处。中缅边界划分为中国与周边邻国解决边境纠纷树立了良好的示范。此后,中国又相继与尼泊尔、朝鲜、蒙古、巴基斯坦、阿富汗协商解决了边界问题,营造了和平的外部环境。这才使得中国在20多年后能够腾出手来搞改革开放,以经济发展为中心,解决民生问题,最终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经济大国。

周恩来

大奸大邪大毒才, 可悲可叹复可衰。 杀人如麻唱阴谋…

 

Posted in 丧事当喜事办, 灾难深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